1 现在网上已经分为两派观点在互相吵,几乎要打起来。一派人认为受害者自己作死不值得同情,另一派认为作为人类,出于人道我们也应该怜悯受害者。其实两者并不矛盾。 因为“怜悯”和“同情”是他妈两回事。这位犯错的人值得“怜悯”,但不值得“同情”。 动物园有明令禁止,老虎也没离开自己的区域,唯一主动破坏规则的是这位游客,他虽然受到远远超出罪责的惩罚(逃票罪不致死),但这完全是他自己所致,作为同类我们当然怜悯死者,这是起码的人道,但不应同情。 因为“同情”这个词的语文定义中,就天然包含“对别人的遭遇产生共鸣”,如果你一向是一位规则的遵守者,你是不会对一个如此肆意破坏规则的人产生共鸣的,因为你不会代入他的角色,所以共鸣不起来,也“同情”不起来。 许多网友对于死者冷嘲热讽,表面上看起来确实过于冷酷,但也不能说是毫无人性,因为这是一种长期压力下的自然反应。当今中国社会现实,就是有太多破坏规则,甚至无视规则的人大行其道,并且总得不到惩罚。从公共场所大声叫嚷、吸烟、随地吐痰,再到随时可能致人死亡的打远光灯、随意变道,都难以得到惩处。老人躺地上碰瓷敲诈勒索,派出所教育几下就了事;校园暴力严重导致孩子精神失常了,学校出面大事化小。而相比之下那些敬畏规则、遵守规则的人们一次次地成为受害者,一次次忍气吞声,怨气一点点积累,破坏规则的人却肆无忌惮。终于,遇到一位规则的破坏者受到了“惩罚”,且被一个更高规则惩罚(大自然界的弱肉强食规则),哪怕这惩罚过于严厉,又怎么“同情”得起来呢? 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怕就怕在有些人把犯错当做理所应当。成年人须为自己行为负责。 可惜的是我们周围实在有太多的“巨婴”,习惯了不遵守规则,习惯了其他人的忍让,习惯了不受惩罚和不负责任。“八达岭”那个当事人至今仍试图让园方负责人并赔偿,就是一例,也正是这些人耗光了社会对于犯错者的宽容。 从这个角度来看,受害者不冤,又很冤。 他不冤是因为他自己破坏规则,他自己就是肇事者。 他冤,是因为他一个人无形中背负了所有“规则破坏者”累积起来的骂名。 诚然这是一场悲剧,受害者值得怜悯,但受害者作为唯一的肇事者,也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值得同情。 当然最后心疼的还是那只老虎,它是自然界最遵守规则的动物,反而还要赔一条命,愿它的天堂全是没有武器的人类。



现在网上已经分为两派观点在互相吵,几乎要打起来。一派人认为受害者自己作死不值得同情,另一派认为作为人类,出于人道我们也应该怜悯受害者。其实两者并不矛盾。  因为“怜悯”和“同情”是他妈两回事。这位犯错的人值得“怜悯”,但不值得“同情”。  动物园有明令禁止,老虎也没离开自己的区域,唯一主动破坏规则的是这位游客,他虽然受到远远超出罪责的惩罚(逃票罪不致死),但这完全是他自己所致,作为同类我们当然怜悯死者,这是起码的人道,但不应同情。  因为“同情”这个词的语文定义中,就天然包含“对别人的遭遇产生共鸣”,如果你一向是一位规则的遵守者,你是不会对一个如此肆意破坏规则的人产生共鸣的,因为你不会代入他的角色,所以共鸣不起来,也“同情”不起来。  许多网友对于死者冷嘲热讽,表面上看起来确实过于冷酷,但也不能说是毫无人性,因为这是一种长期压力下的自然反应。当今中国社会现实,就是有太多破坏规则,甚至无视规则的人大行其道,并且总得不到惩罚。从公共场所大声叫嚷、吸烟、随地吐痰,再到随时可能致人死亡的打远光灯、随意变道,都难以得到惩处。老人躺地上碰瓷敲诈勒索,派出所教育几下就了事;校园暴力严重导致孩子精神失常了,学校出面大事化小。而相比之下那些敬畏规则、遵守规则的人们一次次地成为受害者,一次次忍气吞声,怨气一点点积累,破坏规则的人却肆无忌惮。终于,遇到一位规则的破坏者受到了“惩罚”,且被一个更高规则惩罚(大自然界的弱肉强食规则),哪怕这惩罚过于严厉,又怎么“同情”得起来呢?  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怕就怕在有些人把犯错当做理所应当。成年人须为自己行为负责。  可惜的是我们周围实在有太多的“巨婴”,习惯了不遵守规则,习惯了其他人的忍让,习惯了不受惩罚和不负责任。“八达岭”那个当事人至今仍试图让园方负责人并赔偿,就是一例,也正是这些人耗光了社会对于犯错者的宽容。  从这个角度来看,受害者不冤,又很冤。  他不冤是因为他自己破坏规则,他自己就是肇事者。  他冤,是因为他一个人无形中背负了所有“规则破坏者”累积起来的骂名。  诚然这是一场悲剧,受害者值得怜悯,但受害者作为唯一的肇事者,也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值得同情。  当然最后心疼的还是那只老虎,它是自然界最遵守规则的动物,反而还要赔一条命,愿它的天堂全是没有武器的人类。

2 一个胖子上班公司在16楼,因为有个同事嘲笑他胖,他决定坚持每天爬楼梯上班,终于3个月了……因经常迟到被公司开除了!

今天跟老婆逛商场,逛到老凤翔金铺,老婆:老公老公听说金价掉了,没想到这么便宜,这个金项链才9.6元。导购:不好意思女士,是9.6克。我特么真想装做不认识她!

3 晚上跟一个新加的网友聊天,聊着聊着,那位网友对我说:“我出去遛牛了,一会儿回来再聊。”  我回复道:“你真强,见过遛狗遛鸟的,一个女孩晚上出来遛牛,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请问是大牛还是小牛,是水牛还是黄牛,”  过了片刻,对方回复道:“不好意思,我遛的‘牛’是我家的狗狗,名叫牛牛,刚才少打了一个‘牛’字。”  我无语。


兔子看见熊猫说:“嗨哥们,又熬夜上网了吧!看你眼圈都黑了。”  熊猫也不服气的说:“你还说我呢,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你眼睛都熬红了。"

4 一个姓魏的男子问老婆:“人家钱某人的孩子叫钱生钱,我们给孩子取个怎样有钱的名字呢?”  老婆:“笨蛋!我们的孩子更容易取名字,叫魏生金!”

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一裸体女尸躺在路边,好多人围观。大家都在猜测,她是怎么死的?突然,一五岁孩子嚷道:“我知道她怎么死的?”  警察忙问:“她怎么死的?”  小孩说:“她是冻死的。”  警察问:“你怎么知道?”  小孩答:“你瞎呀!没看见她没穿衣服吗?”
现在网上已经分为两派观点在互相吵,几乎要打起来。一派人认为受害者自己作死不值得同情,另一派认为作为人类,出于人道我们也应该怜悯受害者。其实两者并不矛盾。  因为“怜悯”和“同情”是他妈两回事。这位犯错的人值得“怜悯”,但不值得“同情”。  动物园有明令禁止,老虎也没离开自己的区域,唯一主动破坏规则的是这位游客,他虽然受到远远超出罪责的惩罚(逃票罪不致死),但这完全是他自己所致,作为同类我们当然怜悯死者,这是起码的人道,但不应同情。  因为“同情”这个词的语文定义中,就天然包含“对别人的遭遇产生共鸣”,如果你一向是一位规则的遵守者,你是不会对一个如此肆意破坏规则的人产生共鸣的,因为你不会代入他的角色,所以共鸣不起来,也“同情”不起来。  许多网友对于死者冷嘲热讽,表面上看起来确实过于冷酷,但也不能说是毫无人性,因为这是一种长期压力下的自然反应。当今中国社会现实,就是有太多破坏规则,甚至无视规则的人大行其道,并且总得不到惩罚。从公共场所大声叫嚷、吸烟、随地吐痰,再到随时可能致人死亡的打远光灯、随意变道,都难以得到惩处。老人躺地上碰瓷敲诈勒索,派出所教育几下就了事;校园暴力严重导致孩子精神失常了,学校出面大事化小。而相比之下那些敬畏规则、遵守规则的人们一次次地成为受害者,一次次忍气吞声,怨气一点点积累,破坏规则的人却肆无忌惮。终于,遇到一位规则的破坏者受到了“惩罚”,且被一个更高规则惩罚(大自然界的弱肉强食规则),哪怕这惩罚过于严厉,又怎么“同情”得起来呢?  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怕就怕在有些人把犯错当做理所应当。成年人须为自己行为负责。  可惜的是我们周围实在有太多的“巨婴”,习惯了不遵守规则,习惯了其他人的忍让,习惯了不受惩罚和不负责任。“八达岭”那个当事人至今仍试图让园方负责人并赔偿,就是一例,也正是这些人耗光了社会对于犯错者的宽容。  从这个角度来看,受害者不冤,又很冤。  他不冤是因为他自己破坏规则,他自己就是肇事者。  他冤,是因为他一个人无形中背负了所有“规则破坏者”累积起来的骂名。  诚然这是一场悲剧,受害者值得怜悯,但受害者作为唯一的肇事者,也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值得同情。  当然最后心疼的还是那只老虎,它是自然界最遵守规则的动物,反而还要赔一条命,愿它的天堂全是没有武器的人类。

5 甲:“凡是进入我脑袋里的东西,我绝不会忘记。”  乙:“两个月前,我借给你50个第纳尔,你怎么忘记了呢。”  甲:“因为那笔钱没进入我的脑袋,而是进入我的口袋里了。”

又是周末,在家好无聊啊,干脆找老同学刘某某玩吧。接通电话了,怎么还没人接,人呢,一会有人接电话了。  我忙说道:“你是小刘吗?”  “你才是小流氓。”那边嚷道  我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说你是小刘吗?”  那边声音更大了:“说了几遍了,我不是流氓,你才是呢。”  “那你是谁啊?”我问道  “俺是小曲。”  “什么,你是小蛆,好恶心啊!”  我忙挂断电话,恶心啊,谁知道一会又有什么发生。

6 现在网上已经分为两派观点在互相吵,几乎要打起来。一派人认为受害者自己作死不值得同情,另一派认为作为人类,出于人道我们也应该怜悯受害者。其实两者并不矛盾。 因为“怜悯”和“同情”是他妈两回事。这位犯错的人值得“怜悯”,但不值得“同情”。 动物园有明令禁止,老虎也没离开自己的区域,唯一主动破坏规则的是这位游客,他虽然受到远远超出罪责的惩罚(逃票罪不致死),但这完全是他自己所致,作为同类我们当然怜悯死者,这是起码的人道,但不应同情。 因为“同情”这个词的语文定义中,就天然包含“对别人的遭遇产生共鸣”,如果你一向是一位规则的遵守者,你是不会对一个如此肆意破坏规则的人产生共鸣的,因为你不会代入他的角色,所以共鸣不起来,也“同情”不起来。 许多网友对于死者冷嘲热讽,表面上看起来确实过于冷酷,但也不能说是毫无人性,因为这是一种长期压力下的自然反应。当今中国社会现实,就是有太多破坏规则,甚至无视规则的人大行其道,并且总得不到惩罚。从公共场所大声叫嚷、吸烟、随地吐痰,再到随时可能致人死亡的打远光灯、随意变道,都难以得到惩处。老人躺地上碰瓷敲诈勒索,派出所教育几下就了事;校园暴力严重导致孩子精神失常了,学校出面大事化小。而相比之下那些敬畏规则、遵守规则的人们一次次地成为受害者,一次次忍气吞声,怨气一点点积累,破坏规则的人却肆无忌惮。终于,遇到一位规则的破坏者受到了“惩罚”,且被一个更高规则惩罚(大自然界的弱肉强食规则),哪怕这惩罚过于严厉,又怎么“同情”得起来呢? 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怕就怕在有些人把犯错当做理所应当。成年人须为自己行为负责。 可惜的是我们周围实在有太多的“巨婴”,习惯了不遵守规则,习惯了其他人的忍让,习惯了不受惩罚和不负责任。“八达岭”那个当事人至今仍试图让园方负责人并赔偿,就是一例,也正是这些人耗光了社会对于犯错者的宽容。 从这个角度来看,受害者不冤,又很冤。 他不冤是因为他自己破坏规则,他自己就是肇事者。 他冤,是因为他一个人无形中背负了所有“规则破坏者”累积起来的骂名。 诚然这是一场悲剧,受害者值得怜悯,但受害者作为唯一的肇事者,也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值得同情。 当然最后心疼的还是那只老虎,它是自然界最遵守规则的动物,反而还要赔一条命,愿它的天堂全是没有武器的人类。

又是周末,我们几个窝在宿舍又是一天,有的游戏,有的还是游戏,到了下午了,估计姐妹们实在憋不住了,干脆聊会天吧,这时一姐们问:“那谁谁谁,下个星期二周几啊?”  只听见另一姐们回答:“这个我也不知道,我给你看看日历啊。”  一旁的我们晕倒。

本文关键字:一个胖子上班公司在16楼,因为有个同事嘲笑他胖,他决定坚持每天爬楼梯上班,终于3个月了……因经常迟到被公司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