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凡提突然病了,病得还不轻,卧床不起多日了。他的邻里好友来探望他。可这些人一来便向阿凡提问这问那,没完没了,完全忘了阿凡提是个病人。在疾病的折磨下阿凡提哪儿有心思与他们瞎聊呢?但又不便对他们说什么。  临走时,这些人又你一言我一语地问阿凡提:阿凡提,您还有什么事要我们做吗?您还有什么意愿吗?  阿凡提听了,立刻回答道: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只有一个意愿,那就是请你们今后探视病人的时候,一定要少说话!



阿凡提突然病了,病得还不轻,卧床不起多日了。他的邻里好友来探望他。可这些人一来便向阿凡提问这问那,没完没了,完全忘了阿凡提是个病人。在疾病的折磨下阿凡提哪儿有心思与他们瞎聊呢?但又不便对他们说什么。  临走时,这些人又你一言我一语地问阿凡提:阿凡提,您还有什么事要我们做吗?您还有什么意愿吗?  阿凡提听了,立刻回答道: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只有一个意愿,那就是请你们今后探视病人的时候,一定要少说话!

2 阿凡提已年过七旬,一天,他不服老,企图把院子里的一块大石头搬动一下,这一搬坏了他的事,腰也扭了,气也不顺了。从此,他卧床不起。  许多亲朋好友前来探望他。他对安慰他的人说:请你们别难过,我身体和年轻时一样,力气一点没减少。  何以见得呢?人们问道。  我们家院子里的那块大石头,我年轻时搬过它,怎么搬也没搬动,几天前我试了试,仍然没搬动,你们看我的力气不是和年轻时一样大吗?阿凡提说。

希特勒来到一个精神病医院视察,他问一个病人:是否知道我是谁。病人摇摇头。于是希特勒大声宣布:我是阿道夫·希特勒,你们的领袖。我的力量之大,可与上帝相比!  病人们微笑着,同情地望着他,其中一个人拍拍希特勒的肩膀说道:是啊,是啊,我们开始得病时,也像你这个样子!

3 精神病院的病人对新来的医生说:医生,我们都很喜欢你,觉得你比以前那位医生好多了。  医生:谢谢,为什么呢?  病人:你看上去和我们的样子差不多。


病人:谢谢你,医生。谢谢你昨天把增强记忆的办法教给了我。  医生:噢,有这回事么?

4 为什么你不把自己的脑袋忘了。  如果忘掉脑袋,那我的帽子往哪儿戴? 

某老人读完一本关于如何增强记忆力的书,便大肆吹嘘他的记忆力提高了一大截,还要老妻试试他。妻子说:明天咱们外出旅行,你把应带的东西背一遍。  老人精心抄了一份清单,认真地背起来。  第二天,两人上路了。在汽车里,妻子问他:你能背下咱们带的东西了吗?  老人一字一句地背得滚瓜烂熟,一件不少。  妻子很高兴,问他东西放在哪儿?  老人一听,瞠目结舌。他懊丧地说:亲爱的,东西都忘在家里了!
阿凡提突然病了,病得还不轻,卧床不起多日了。他的邻里好友来探望他。可这些人一来便向阿凡提问这问那,没完没了,完全忘了阿凡提是个病人。在疾病的折磨下阿凡提哪儿有心思与他们瞎聊呢?但又不便对他们说什么。  临走时,这些人又你一言我一语地问阿凡提:阿凡提,您还有什么事要我们做吗?您还有什么意愿吗?  阿凡提听了,立刻回答道: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只有一个意愿,那就是请你们今后探视病人的时候,一定要少说话!

5 二位男子在万圣节化妆舞会後走路回家。当他们经过一个墓园时。一时兴起要穿过此墓园。当他们走到一半时便被一声声叩-叩-叩的声音给吓住了。这声音是从某个阴暗处传出,他们被吓得浑身发抖,接着他们发现有位老年人手执凿子正在凿一块墓碑。  其中一位男子便说:我的天啊,先生,我们以为你是鬼耶,这么晚了,你在这做什么呢?  老人骂道:这些傻瓜,他们把我的名字拼错了。

有位经常丢三落四的科学家乘火车时,正赶上列车员查票。他找遍了自己的所有口袋也没有找到车票,急得满头大汗。  这时,列车员认出了他是大科学家,说:不要紧,你不必着急,回来时给我们看看就行了。  不,我要将它找出来的。  你太认真了,其实……  不是认真,我必须找到这该死的车票,要不然,我怎么知道我该上哪儿去?

6 阿凡提突然病了,病得还不轻,卧床不起多日了。他的邻里好友来探望他。可这些人一来便向阿凡提问这问那,没完没了,完全忘了阿凡提是个病人。在疾病的折磨下阿凡提哪儿有心思与他们瞎聊呢?但又不便对他们说什么。  临走时,这些人又你一言我一语地问阿凡提:阿凡提,您还有什么事要我们做吗?您还有什么意愿吗?  阿凡提听了,立刻回答道: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只有一个意愿,那就是请你们今后探视病人的时候,一定要少说话!

史密斯是个年轻的律师,业务上很能干,但十分健忘。一次,他被派往圣路易斯去会见一位重要的诉讼委托人,以解决一件疑难案件。第二天,他那个事务所的老板收到他从圣路易斯发来的一份电报:  忘记诉讼委托人的姓名,请即电复。  老板复电:  委托人的名字叫霍布金斯,你的名字叫史密斯。

本文关键字:阿凡提已年过七旬,一天,他不服老,企图把院子里的一块大石头搬动一下,这一搬坏了他的事,腰也扭了,气也不顺了。从此,他卧床不起。  许多亲朋好友前来探望他。他对安慰他的人说:请你们别难过,我身体和年轻时一样,力气一点没减少。  何以见得呢?人们问道。  我们家院子里的那块大石头,我年轻时搬过它,怎么搬也没搬动,几天前我试了试,仍然没搬动,你们看我的力气不是和年轻时一样大吗?阿凡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