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警察问酒鬼:『这真是你家吗』? 酒鬼醉醺醺地说:『你打开门,我证明给你看,我钥匙掉了。』 警察於是找来开锁匠打开大门。 『看到没有,那是我的电视、我的音响....』 然後,酒鬼打开卧室的门,摇摇晃晃地走进去,指着床上的女人 说:『那是我太太,躺在她身边的人,就是我。』



警察问酒鬼:『这真是你家吗』?
酒鬼醉醺醺地说:『你打开门,我证明给你看,我钥匙掉了。』
警察於是找来开锁匠打开大门。
『看到没有,那是我的电视、我的音响....』
然後,酒鬼打开卧室的门,摇摇晃晃地走进去,指着床上的女人
说:『那是我太太,躺在她身边的人,就是我。』

2 一位顾客慢条斯里的在餐厅中用餐,然後他吃水果,抽香烟。 当侍者把帐 单送上时,他摸了摸囗袋,假装惊慌失措的说: 「糟糕,我的钱包不见了。」 侍者面无表情的问:「真的吗?」於是,他把这个男人带到门 囗,大声命 令他:「蹲下。」然後用力一脚,把他踢到门外。 这时,坐在另一张桌上 的一个顾客,自动的走到门囗,同样的 蹲下来,然後回头对侍者说:结帐。」

到了家门口,杰西卡提醒她新结识的男朋友:“你现在可以吻我,但是随后 我得打你一个耳光,因为我爸爸正在窗口看着我们。”

3 有一天,一个印地安小孩问他爸爸说:"dad,我的名字怎麽来的?"父亲 回答说:"我们族人命名都是以小孩子刚出生时,父亲看到的第一见事物来 命名的"像你哥哥,他刚出生时,我一出门就见到了青山,所以他叫Blue-mountain 像你姊姊,她刚出生时,我一出门就见到鸟在飞,所以他叫Bird-flying.这就是 我们族人命名的方式. 父亲顿了一下,然後回过头说:"对了,Dog-fucking,你刚刚问我什麽问题?"


某人(到教堂〕:神父,我。。。我有罪。。。 神父:说吧,我的孩子,有什么事? 某人:二站时,我藏起了一个被纳粹追捕的犹太人。。。 神父:这是好事啊,为什么你觉得有罪呢? 某人:我把他藏在我家的地下室里。。。而且。。。而且,我 让他每天交我1500法郎租金。。。 神父:你就为这事忏悔?那。。。 某人:但是,我。。。我直到现在还没告诉他二战已经结束了!

4 摩洛科在饭店里吃了一顿美味的午饭,需付一卢布,可他连一个 戈比也没有,于是他问店老板:“请告诉我,在此地,如果有人打了 别人的一记耳光,官司打到法院,他会被罚多少钱?”   “我想,五个卢布吧!”   “好吧,”摩洛科说,“请您打我一记耳光,再给我剩下的四卢 布找头吧!”

罗克对朋友说:“我真不知道医院是怎么回事。我住进医院后,一个医生说我是 阑尾炎, 另一个却说我是胆结石。” “结果怎样?”朋友问。 “他们争论不休, 互不相让。结果猜硬币裁决,最后割了我的扁桃腺。”
警察问酒鬼:『这真是你家吗』?
酒鬼醉醺醺地说:『你打开门,我证明给你看,我钥匙掉了。』
警察於是找来开锁匠打开大门。
『看到没有,那是我的电视、我的音响....』
然後,酒鬼打开卧室的门,摇摇晃晃地走进去,指着床上的女人
说:『那是我太太,躺在她身边的人,就是我。』

5 肯德基∶有两个人把铁链绑在自动提款机的前面令一端绑著拖车的保险杆想把 提款机的壳扯掉。结果扯掉的不是提款机的外壳,反而是拖车的保险杆。非常 惶恐的,他们开著拖车逃离现场。而链子还著提款机。保险杆还绑著链子,车 子的牌照还挂在保险杆上。 一个人到药房去,拿出枪,宣称抢劫,然後拿出了 一个大袋子套在 头上--然後他发现他忘了在袋子上打眼睛的洞了。 警察问一 个被当场抓住的小偷:“为什么你偏要到这家商店偷东西?” 小偷回答说: “因为这家商店离我的住处很近。你知道,目前社会上非常乱, 我不敢过久地 离开自己的家。”

士兵狄克提着一瓶酒回宿营地时,不巧碰上了严厉的连长。他只好撒谎说: “这瓶酒是我和上校合买的。一半属于上校。” 连长申斥道:“把另一半 给我倒掉!” 狄克慢腾腾地说:“没法倒。我的一半在下边。”

6 警察问酒鬼:『这真是你家吗』? 酒鬼醉醺醺地说:『你打开门,我证明给你看,我钥匙掉了。』 警察於是找来开锁匠打开大门。 『看到没有,那是我的电视、我的音响....』 然後,酒鬼打开卧室的门,摇摇晃晃地走进去,指着床上的女人 说:『那是我太太,躺在她身边的人,就是我。』

一夫妻下榻水门饭店. 晚间入睡前, MM忽想起一事, 夫君: 这里是水门饭店耶, 要是房间里 有窃听器... 俺俩的话会被外人听到的, 那多不好意思呀! 先生马 上领会精神四处寻找, 终 于在床下找到一按键大小的金属物于是用力拧下扔掉. 次日, 服务生送早餐. 二位昨晚休息的好吗? 很好,俺们喜欢这里的一切. 那就 好, 唉,你们楼下的那对可真倒霉, 听说昨晚天花板上的吊灯掉了...

本文关键字:一位顾客慢条斯里的在餐厅中用餐,然後他吃水果,抽香烟。 当侍者把帐 单送上时,他摸了摸囗袋,假装惊慌失措的说: 「糟糕,我的钱包不见了。」 侍者面无表情的问:「真的吗?」於是,他把这个男人带到门 囗,大声命 令他:「蹲下。」然後用力一脚,把他踢到门外。 这时,坐在另一张桌上 的一个顾客,自动的走到门囗,同样的 蹲下来,然後回头对侍者说:结帐。」